Monday, September 27, 2010

稻米收割

從來沒有這樣跟一碗飯有這樣密切的聯繫,老師的這片稻田,從一開始的插秧(嗯~插秧前面的工作我沒有參與到),中間的除草、搞笑趕鳥到最後的收割,雖然我只參與了一些些的部份,但卻是我對一粒米最親密的情感了。

星期六到了農場跟著進階班的前輩們一起收割稻米(嗯~~我是亂跑插花組~~),要開始工作馬上遇到一件『粗重』的工作,就是要把脫粒機從教室搬到稻田去,聽說是90公斤啦~~~ㄏㄏ。不過還好這脫粒機可以用拖的,一大段路都可以又推又拉的把他帶到稻田,這~~好像是整個收稻工作中最累的一部分耶~~哈。

稻子已經熟成變得這樣乾乾的顏色


之前的颱風把稻田都吹的有些倒伏,遠一點那區的稻田之前被蟲蟲大軍啃咬後重生進度比較慢,剛好可以留給下星期士林社大的同學來玩(其實我應該是這時候來啦,知道我是來亂的了吧)。

收割稻米的方式很簡單,一手反手握住稻桿下部,另一手拿起鐮刀割起即可,雖然是簡單的動作,我這都市鄉巴老可是第一次體驗呢。



割好的稻要交叉放置讓之後脫粒的動作比較順暢(一把一把拿起剛剛好不用再分)

脫粒機上場~~這台聽說『外銷非洲』的脫粒機是採用獸力(農場獸力=人力)為動力,所以大家用腳踩著讓上面的滾筒翻滾,把稻穗放上去讓滾筒上面的鐵絲把稻粒脫離。


老師跟大家努力講解著

小妹妹站在田埂上看著大夥工作~~嗯,有督軍的感覺~~哈

收割是喜悅的


收完的稻桿要一束一束綁好立起來曬乾

收割~~以前從沒想過這個詞怎麼來的,一手收米一手割,農家的文化就是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精神,就算看過再多的報導與書,我覺得都不及一次的體驗稻米生長,每一口飯都應該感謝天地的恩賜與農人的辛苦。拿起一顆黏在身上的米粒,咬下感受那米的感覺,再來的動作要去曬米,經由太陽慢慢的把米的水分散去,據說經驗老道的農夫一咬就知道稻米乾燥的程度,水分不宜過多也不宜過少。我當然是超級外行,咬下去後米碎成粉狀,我想當經過日曬後可能一咬米會清脆的斷成兩半吧。

下山前到我們即將整地的田區晃晃,經過颱風的吹襲隔壁的竹竿棚架已經倒了,不過我的卻還好好的站著~~嗯,我的蠻力還是有點用處的~~哈,收了一株黃鶉菜以及細葉碎米薺,然後到隔壁畦已經變成野生田區拔了些埋在咸豐草中間的地瓜葉,這應該可以變成我星期一的午餐了吧~~ㄏㄏ。不過回去後黃鶉菜我覺得太苦不好吃,細葉碎米薺香氣十足不過我沒有準備煮海鮮,因此我切碎了他扮入蛋中煮了一個香香蛋~~好吃。目前田區最多的野草還是大花咸豐草,嗯~~好,我想我應該開始吃咸豐草來抑制他的生長(想太多了~~哈)。

秋季課程開始了,我們的田區也將開始新的有趣體驗~~期待。

2 comments:

jimm said...

真是有趣的活動!
(好像比我體驗的好玩)

不過
怎麼覺得sam一直很認真在工作
可是....這一堆照片是從哪跑出來的呢?

sam said...

知道我偷拍速度很快了吧~~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