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February 26, 2014

抗癌史(三):住院初體驗

從有意識以來都沒有住過院,這次可是連急診室都一起體驗了,急診室真是一個可怕的地方,不停的吵雜聲加上不能關的強光,只能在累到受不了的時侯昏睡一下。不過急診卻是看盡人情冷暖的地方,許多老人在急診只有看護照顧,家人來了還在吵誰對病人比較好(看來不少祖產)。也很多奇奇怪怪的病患,總之加上忙碌的護理師,急診室就像個不停的菜市場。

做完ERCP之後不久就有了病床,到了新光正規病房後發現病房環境還不錯,全電動的病床加上較寬敞,與急診形成一個不同的感覺。最不適應的是我其實是個閒不下來的人,總是找很多事情來玩,但突然被關在一個限制自由的環境,手上還插了一枝針,大多數的事都不能做。無聊~是我最大的罩面。

這段時間主治醫生來說明影像看來有幾個可能:
1、癌症
2、自體免疫失調造成自體免疫系統攻擊肝膽
3、不明原因發炎
需要做很多檢驗,這段時間我只能被困在這��,打完抗生素之後我甚至連手上的針都拔掉了,真的是單純等結果。還好有許多朋友這些時間偶爾來看我,甚至帶便當給我吃(不得不說新光的餐真不怎樣),有這些朋友來聊聊天讓我輕鬆多了。

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去,檢驗結果一個一個出來都是好消息,只是到最後主治卻説自體免疫的部分新光醫院的實驗室做不出來,建議我帶著病歷到台大醫院就診,也建議了一位"名醫"。於是~我帶著莫名其妙的心情出院了!

Tuesday, February 04, 2014

抗癌史(二):痛苦又搞笑的ERCP

ERCP其實是逆行性膽胰管造影術的英文簡稱,急診室醫生也跟我說明是要進入取得內部影像的手術,於是就在我從輪椅換到走道病床,又移到急診室內的暫留病房區的漫長等待後,終於通知我準備手術。關於手術這件事我跟老婆都沒經驗,只能依照指示進行,首先要我脫光光換上手術服,然後要我去廁所從屁屁塞進一粒消炎藥(人生第一次餵食屁眼)。

千辛萬苦的塞進去後,進入手術室前老婆要幫我綁好手術衣,也沒人教這二隻醫療菜鳥怎麼綁,因此老婆體貼的幫我綁的寬鬆一些(搞笑起點)。手術室內是一位操著香港口音的年輕醫生還有三位年輕護理士妹妹,他們要求我側躺在手術床上,然後在我身上貼上那種心電圖貼片,在我意識十分清楚的狀態下,那醫生已經叫我咬好固定嘴巴的咬合器,拿著一條有點嚇人的管子,一邊與護理士有說有笑一邊走向我,說~來,開始了!

那管子伸進喉嚨真是XX的不舒服,醫生還不停跟我說:"你要放輕鬆"(我想當下我想的應該是~你躺著我撮你喉嚨看看你怎麼放輕鬆),過程中我始終保持清醒狀態(後來我才知道這不是正常的),每次抽動管子那作嘔的感覺真是痛苦。術間醫生一直與護理士有說有笑,實在有種詭異的機車感,我想我以後應該會聲援反動物實驗的運動吧(感同身受?)。

因為一直清醒所以我可以知道醫生要切片組織來化驗,每一刀下去那痛死人的感覺實在令我忍受不住,沒想到醫生這時跟護理士説:"他好像不是裝的,補一劑xxxx(聽不懂的英文)",OOXX勒~裝的。由於我的膽管已經發炎到堵塞,於是醫生決定插入支架(這術前沒有告知我),當支架撮過膽管的瞬間那些淤積的膽汁一瞬間從嘴巴一湧而出,那實在引人作嘔,此時醫生又在我旁邊說:"先生,你不放輕鬆我怎麼做事勒"(下次我拿膽汁塞你嘴巴看你怎麼放輕鬆)。

這時我已經累到全身無力了,拍了很多照片後痛苦的抽出管子想說結束了,此時護理士正拔我身上的貼片,然後二個妹妹説:"看到鬼了,都拔掉了怎麼還有訊號"(我是很想叫人來捉妖啦)。於是乎,她們開始將我翻來翻去尋找那遺失的貼片。此時~老婆貼心綁鬆鬆的帶子完全鬆開,於是我三點全露地任由二個年輕妹妹轉來轉去,一位還笑着説:"唉呀!人家曝光了啦"(妳再評論下去我會用盡我僅存的氣力起身打人)。最後醫生出面說:"應該不在他身上,病人出去再找啦"(我刀都快出鞘了),最後她們扶著我走出手術室(沒幫我綁好手術衣),於是~我又在等候的病人區露鳥一次(我還看到好幾個年輕太太⋯⋯是讓我滿足曝曬狂的心態?),但其實我早已無力抵抗。

後來其他醫院的經歷才知~過程中清醒著根本是不正常,就算沒全身麻醉應該也只有開始與結束有感(還帶著酒醉的fu),那天起~肚子中那根支架竟成了我日後擔心的惡夢。



Monday, February 03, 2014

抗癌史(一):不對勁的開端

一切都發生在2013年母親節前夕,那陣子其實很多事都正渡過辛苦階段,下定決心買了間淡水預售屋,算了一下到交屋時的頭期款應該也沒問題了;工作雖然不是很喜歡,但待遇算是不錯,為了房子的貸款也只能繼續待下去。菜園的試驗種植也有一些心得,自己想了很多未來可以淡水租塊地來嘗試自己的種法,有了自己的廚房也可嘗試更多處理作物的地方⋯⋯⋯一切都感覺從混亂中慢慢恢復秩序。

那陣子感到身體有些不對勁,常常一吃東西就拉肚子,大便呈現灰白的顏色,小便突然出現茶色尿,且時常感到嚴重疲憊感,下午時手掌背常有騷癢感~總之,自己已經有不對的fu。母親節前夕提早開車下去慶祝,在與小姪女玩耍的時候,她突然認真的看著我的眼睛的說~舅舅,你的眼睛為什麼黃黃的。

回到台北就近在附近的新光醫院掛了號,醫生安排照超音波與血液檢查。就在超音波照完復後醫生對我說我的膽管嚴重腫起來,拿了張單子要我馬上去急診室,於是我傻呼呼的去了急診,急診室醫生對我說:你知道你要住院吧!頓時我一整個只能發呆,電話連絡老婆趕來辦理住院後,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輪椅上等着一個首次聽到的名詞:ERCP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