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August 10, 2009

撫台街洋樓

今年位於延平南路的撫台街洋樓由台北故事館總監認養,重新向世人展現他被人遺忘的風華,事實上重新開幕後我已經去逛過,只是一直沒有把他介紹,今天來介紹一下這位於熱鬧的台北車站旁關於舊台北城的記憶吧。


撫台街就是現在的延平南路的舊稱,這個名稱開始於劉銘傳曾在此處設置巡撫衙門,故稱此街為撫台街,而當台灣割讓給日本後,明治年間進行都市計畫重劃,把撫台街納入設立洋行,地點就在現在的撫台街洋樓。

所以事實上這棟洋樓是一個日本時代的古蹟,因為他完工於明治時期(1911年),不過很可惜的是或許是現在的政府對於日本有一些政治上的顧忌,現在的撫台街洋樓裡面不斷強調劉銘傳與清朝的台北城,但這棟洋樓卻是直接跟日本時期最為相關。

現在的撫台街洋樓是經過重建的,因為戰後這棟洋樓不在具有貿易洋樓的功能,所以轉為各種其他用途,包含當作宿舍使用,後來慢慢荒廢不再使用,沒想到2002年一場無名火卻燒毀這洋樓的木造建築體部份,只留下一樓的石頭建體。因此現在裡面看見的木造體都是後來重建的部份,不過這些木造樓梯依然很有趣。




洋樓內展示著一些歷史照片與古地圖


二樓的上方使用了玻璃讓你可以清楚的看見屋頂結構,這棟洋樓的屋頂是採取法國蒙薩雙脊頂的形式,最上方為平頂,正面屋頂開了三個老虎窗(我們稱西方建築屋頂的半圓形氣窗為老虎窗,另一種全圓形氣窗稱為牛眼窗,這裡的老虎是roof的英文中音),斜瓦式鋪設很具有文藝復興的樣式。




建築立面一樓採取四柱三圓拱的廊道,他並不像傳統閩南街屋的相連型態,反而是獨立的一個西式圓拱,在當時應該頗具特色。






古代建築(相對於科比意的現代建築而言)的窗都會強調滴水線的設計,所以這石頭窗檯也很具有特色,不過~~我想最棒的滴水線設計還是東方建築的屋簷吧~~哈。


位在車來人往的台北車站與年輕文化的西門町之間,具有這一座上個世紀初的歷史建築,靜靜地站在那邊等著你去發覺,或許火車的時刻沒有安排好,那何不走個十分鐘來看看這個百年前台北城的樣貌,旅遊~~也可以慢慢的遊,等待~~也可以充滿快樂~~是吧。

補充(感謝網友liau的補充歷史資料)
民國36年2月27日晚上,私煙查緝員傅學通的一聲槍響,引爆了台灣人民心中的憤怒,開始起來 抗爭。3月1日,人民導報「社長室」裡集合了在2月29日被撤除官職的前社長宋斐如、社長王添燈、總編輯陳文彬、宋斐如第三任妻子區嚴華等人,秘密召開緊 急會議,商討如何及時報導各地的狀況。陳文彬認為宋斐如處境危險,勸他暫時到香港避一避鋒頭,宋斐如卻堅持留下,他說:「現在還有事情要做,我怎麼能離 去?」


3月8日,警備總部以「挑撥政府與民眾間感情」、「煽動暴動」等罪名查封了《人民導報》。

3月11日下 午2點半左右,一輛黑色轎車急速駛至新生南路五號宋宅門前,車門一開,跳下兩名持槍便衣特務,把《人民導報》的創社社長宋斐如強行架走。當時就讀建中一年 級的宋洪濤正在吃午飯,追上去時只看到載走父親的車子揚長而去。宋洪濤曾抄下的車號,後來證實是警備總部的車子。當局安給宋斐如的罪名是「一、陰謀叛亂首 要,組偽台灣民主聯盟;二、利用報紙,抨擊政府施政,竭力暴露政令弱點。」家屬認為是宋斐如辦報得罪陳儀;陳儀則辯稱是情治單位所為。

總 編輯陳文彬在戒嚴時期被列入黑名單,宋斐如妻子區嚴華因幫助他一家人逃亡被槍斃。和區嚴華同日被槍決的還有擔任過台南縣政府教育科長、山地委員的外省官員 楊毅。根據阮美姝所做的口述歷史資料,楊毅的妻子陳花雀回憶他曾於民國36年擔任《人民導報》編輯,也曾在《政經報》上發表名為「論目前中國政治的頹風」 的評論,於民國38年夏天失蹤。

拍攝小組最後來到台北市延平南路26 號,人民導報報社所在之處。鏡頭緩緩掃過報社斑駁的柱子,一旁的宋洪濤卻久久未能再發一語。只有阮美姝淡淡的幾句話,為他早已聲嘶力竭的控訴發聲:「這棟 被查封近50年的房子,至今仍控制在警備總司令部鐵蹄下不願交還。不知是不是要等到活證人全部離開人間是嗎?我想,宋洪濤要拿他父親這間房子,很沒希 望。」

2 comments:

liau said...

撫台街洋樓終戰後的人民導報社身分以及淪入警總之手之因, 麻煩板大補上吧

民國36年2月27日晚上,私煙查緝員傅學通的一聲槍響,引爆了台灣人民心中的憤怒,開始起來抗爭。3月1日,人民導報「社長室」裡集合了在2月29日被撤除官職的前社長宋斐如、社長王添燈、總編輯陳文彬、宋斐如第三任妻子區嚴華等人,秘密召開緊急會議,商討如何及時報導各地的狀況。陳文彬認為宋斐如處境危險,勸他暫時到香港避一避鋒頭,宋斐如卻堅持留下,他說:「現在還有事情要做,我怎麼能離去?」


3月8日,警備總部以「挑撥政府與民眾間感情」、「煽動暴動」等罪名查封了《人民導報》。

3月11日下午2點半左右,一輛黑色轎車急速駛至新生南路五號宋宅門前,車門一開,跳下兩名持槍便衣特務,把《人民導報》的創社社長宋斐如強行架走。當時就讀建中一年級的宋洪濤正在吃午飯,追上去時只看到載走父親的車子揚長而去。宋洪濤曾抄下的車號,後來證實是警備總部的車子。當局安給宋斐如的罪名是「一、陰謀叛亂首要,組偽台灣民主聯盟;二、利用報紙,抨擊政府施政,竭力暴露政令弱點。」家屬認為是宋斐如辦報得罪陳儀;陳儀則辯稱是情治單位所為。

總編輯陳文彬在戒嚴時期被列入黑名單,宋斐如妻子區嚴華因幫助他一家人逃亡被槍斃。和區嚴華同日被槍決的還有擔任過台南縣政府教育科長、山地委員的外省官員楊毅。根據阮美姝所做的口述歷史資料,楊毅的妻子陳花雀回憶他曾於民國36年擔任《人民導報》編輯,也曾在《政經報》上發表名為「論目前中國政治的頹風」的評論,於民國38年夏天失蹤。

拍攝小組最後來到台北市延平南路26 號,人民導報報社所在之處。鏡頭緩緩掃過報社斑駁的柱子,一旁的宋洪濤卻久久未能再發一語。只有阮美姝淡淡的幾句話,為他早已聲嘶力竭的控訴發聲:「這棟被查封近50年的房子,至今仍控制在警備總司令部鐵蹄下不願交還。不知是不是要等到活證人全部離開人間是嗎?我想,宋洪濤要拿他父親這間房子,很沒希望。」

sam said...

感謝liau給的資訊,歷史真的不能遺忘~~謝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