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May 05, 2011

花博也看不到的花

台北的花博已經落幕了,雖然展館就在我家旁邊(走路大概10分鐘吧),我卻沒有去看過,因為我真的感受不出來我到底要去看啥,唯一有興趣的大概是那兩棟綠建築吧。反正他又不拆,之後有機會再去看吧~~哈。

這些時日雖然已經過了冬天,卻還是會有冷冷的天氣,大家期待的梅雨也一直不來,以前騎單車的時候看到氣象如果會下雨,就會覺得心情鬱悶,現在聽到一直不下雨的消息,卻心中一直期待來點雨吧,或許不在從事農業的現代都市人,已經忘記了生命跟水那種密切的關係,都市裡對於水的追憶最多大概就到自來水廠吧~~我想。

三月種下的小麥,已經開始結穗了,一整畦的小麥依然有種飄逸原野的感覺(那個誰快去穿越麥田間再被照一下呀),這天上去小麥已經吐出可愛的小花,進度好像挺快地耶~~才兩個月~~ㄏㄏ。





或許小麥的花很甜吧,早上看到好多食蚜蠅在小麥上面(蚜蟲很多???~~哈),還有一些其他小飛蟲都在上面飛舞,嗯~~小麥應該很香吧。

冬天時種下的芫荽,剩下沒有被採收走的一小群,這一畦沒有被同學利用,所以他順利的開出了美麗的花

第一次看到芫荽的花~~好美的小白點,芫荽很有趣,我們食用的是他的生長葉,當他要抽苔開花的時候,會開始長出針狀的小葉子,所以一棵芫荽上面會有兩種不同的葉片,頂上開著迷你的小白花,超可愛的。我的畦面上依然變成了實驗區,沒有給肥的夏季作物會如何呢?我也不知道,跟上次最明顯的差別是這次我畦面上有不少豆科植物,只是不曉得這樣有多少功效。

隨意灑上的苕子很適應這晚冬到初春的天氣,竟也開起了花朵

老師下面的作物有一些苕子花開的更茂盛,不過~~我的苕子比較集中~~哈(有人整畦只有綠肥長得好還這樣得意的嗎~~只能說自己阿Q了)。10多天前種下了九層塔的苗,不過我這荒蕪沒有下肥的畦面,九層塔果然活的很辛苦,因此~~他決定先開始傳宗接代~~哈

當然這些花要給他拔除,不然我的九層塔可能很年輕就會壽終正寢啦~~ㄏㄏ。整理完自己的畦面往以前很常瞎晃的雜草區看看,現在已經都變成整齊的畦面,我也比較不這樣期待會有啥驚喜,就看看僅存的朋友吧。這些剩下的紫雲英竟然結起了豆莢,嗯~~看來有機會收到一點點種子歐~~哈。(開始有這學期是綠肥作物栽培的感覺)

水田在週末老師已經帶著同學來插秧了,這一區是士林社大的責任區歐~~大家加油。

筊白筍水田也已經把筊白筍種下,這一區我種下的那些荸薺與慈菇,你們可要長得頭好壯狀呀,不要丟我的臉(路人:你~~哪來的臉可以丟),一整片的筊白筍田已經被滿江紅染成鮮紅一片

水田是一個有趣的地方,一積水之後好多的小蝌蚪在裡面跑來跑去,小蝌蚪還是會喜歡躲在有植物的地方,因此他們會往有滿江紅甚至是有插秧的地方集中耶~~ㄏㄏ。清涼的水面上,如果停留一隻蜻蜓,那種涼快的感覺真的不用多說,你看看這隻可愛的細蟌佇立在水中,他一定很涼快吧


這陣子上山都有一些額外的收成,一旁的小葉桑結實壘壘,雖然採收很麻煩,但當成下山前的一點小零食卻也是不錯

臨下山前抓了兩枝喜樂農場收成的小麥,在辦公室給他脫穀去殼,一些些的小麥感覺好好吃歐

吃過這麼多麵包、麵條,我想大多數的人都沒有認真看過小麥吧(台灣好像也機會不多),這晶瑩的紅小點,經過磨碾之後竟有這樣不同的面貌,喜歡吃麵食的人多看他一眼吧

花謝了就會結出神奇但不起眼的種子,一世代又一世代的神奇生命力,就蘊含在這美麗與平凡的交替間,人生~~又何嘗不是呢,思考中.....

4 comments:

wei said...

自從上週在麥穗上看到蚜蟲之後
就發現小麥畦上有不少蚜蟲的天敵
包括:
1.三種瓢蟲成蟲
2.好幾隻瓢蟲幼蟲在麥穗上爬來爬去
3.到處都是食蚜蠅,而且很多種
4.菊虎 ?....
我很疑惑的是
其實沒幾隻蚜蟲,怎麼出現這麼多天敵阿?
結果眾多食客吃到今天
已經剩沒幾隻蚜蟲了
依食蚜蠅寶寶的食量來說
如果媽媽產卵在這一畦
他們恐怕要餓肚子了~~~

所以你說的可能也沒錯
他們可能是覺得小麥花很香喔~
(好冷......)

sam said...

是呀~~蟲蟲也是要賞花的

wei said...

今天看到一隻食蚜蠅在麥穗上抱著花粉狼吞虎嚥...吃相超難看...
嗯...蟲以食為天...
賞什麼花阿~ ㄑ...

sam said...

這跟我們看到美麗的食物擺盤會觀賞
最後還是會吃了他是一樣的
哈~~~~~~~~~~~~~~~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