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March 02, 2010

主管

昨天女友又跟我提到關於前陣子主管說要提昇我為管理職的事情,這件事情最近其實我有點很不爽,當然站在女友的角度她或許覺得變成主管代表的是收入變多,甚至可以一步一步往上爬,可能她少奶奶的歲月就有機會了吧,但對我來講就是一個很不想去面臨的狀態。

我們目前的專案,依照主管最初的規劃,就是每個人寫自己的東西,然後由主管負責一個整合機制,隨著時間過去一年了,每個工程師都寫了一些程式,不過~~整合機制卻是~~零。因為一個demo的需求,我幫主管把程式開始的主畫面寫完(因為我實在受不了他的速度,一個2星期可以處理完的程式他一定要拖好幾個月),不過慢慢我發現主管開始把原本該他負責的部份一直丟給我,也就在這個時候他提出了要提昇我的意見。

嗯~~問題在於目前我們的專案已經像個科學怪人般的東拼西湊,因為最基本的程式架構並沒有先寫好,反而是大家程式寫好後再去思考架構的問題,然後要大家的程式想辦法『塞』進去。可以想像的是問題會很多,而這些問題卻莫名其妙變成我的問題,我覺得我是一個很情緒性的人,並不是說我很情緒化,而是這樣亂七八糟的環境我會覺得很煩,明明可以把事情在一開始好好處理,卻總是要弄到捲成一團才要開始理頭緒。

主管這個職務對我的吸引力不高,因為我知道要往上爬就是要開始去做一些不是我會去做的事情,慢慢減少寫程式,每天逼著工程師,好吧~~換句他們的術語叫『專案控管』。只是當一個主管對於一個軟體專案是最不了解的人的時候,他要怎樣控管?這並不是一個成熟的生產線,情狀不斷的在改變,所以管理者必須不停的調整方向與作法,但往往管理者只在乎上位者的堅持(好吧~~他是給薪水的人)。想來想去~~這樣的工作我一點都沒有興趣。

最近一直想著轉職的事情,其實我可以感受到女友並不是太支持,因為轉職可能不見得有相同的薪水待遇,生活穩定度也不見得這樣高,但我覺得至少我會有一個快樂的生活。不過~~~似乎活到這個年紀(這也是最近每個人都在提醒我的,奇怪~我都不覺得自己老,怎麼一堆人在『提醒』我),身邊的人最不在乎的就是我快不快樂了。

9 comments:

Joel Ding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.
月琴飛手 said...

我現在的自我感覺「快樂生活」
是我以前自我感覺「不快樂生活」的映射

sam said...

好深奧呀~~果然是月琴飛手
哈~~~
每個路口都是一個抉擇吧

Joel Ding said...

嗯﹍ 這件事情對我來說,也是另一種學習:
1. 千萬不要跟微軟沾上邊:以微軟的平台開發習慣了,就不懂得深層的技術。
2. 沒準備好以前,千萬不要坐上了經理的位置:太久想不出個辦法來,會帶不動團隊的。
3. 絕對不做「加量不加價」的事:要你幹經理,卻不主動先把價碼提出來,擺明了「加量不加價」,實在很難談得下去!
4. 絕對不臨危受命:老闆沒把過去的事理清楚,從規格需求到軟體開發的流程缺乏充分思考。若真的交接,只是換一個人繼續亂下去罷了。
5. 少開會,少聽其他人對未來的規劃,免得心浮氣躁:企業家與游手好閒、整天做白日夢的人,其實界線並不明顯。接觸這些不腳踏實地的人,對自己實在沒有太多幫助。

Joel Ding said...

從技術的角度思考:中大型的專案需要一群工程師通力合作,「孤掌」必然「難鳴」。主管的職位,正可以發揮自己過去累積的經驗,策劃架構,運用團隊的力量,完成自己理想中的設計。這個過程,對自己是學習,對參與的同事也有幫助。

從功利的角度思考:擔任主管,是你組織「親衛隊」的機會。我們常常見到,公司捧著高薪,找到「領頭羊」,再請「領頭羊」把他過去的部屬組織起來。跟你工作過的、有能力、彼此瞭解的同事,才能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。

從個人利益的角度看:我不太相信,在您的公司升任主管即可加薪。但是履歷上有主管的經歷,有帶專案的成績,對個人絕對有加分助益。以後走出去,工程師的路,當然是更寬廣。

從人性的光輝面討論:擔任主管,可以發揮更大的影響力。若能幫助剛踏進這個行業的新人,他會一輩子感謝你。我很有幸,在我做應用工程師的頭幾年,碰到提攜我的恩人,教育我、開導我。後來我一路從台商轉戰外商,十年身價扶搖直上。後來雖然急流勇退,對我的恩人,我一輩子感謝他們的提攜之恩。

接受挑戰,也許你得放下一些自我;然而,你可能贏得許許多多。

welson said...

其實我蠻讚同Joel 的意見^^
尤其親衛隊這個觀念

sam said...

就是越來越不想幹工程師了呀
一個把生活搞得亂七八糟又沒有成就的工作~~ㄏㄏ

Joel Ding said...

有一次出差到法國,法國同事阿諾很熱情地招待台灣的同事到他家大啖兔腿肉。兔腿肉吃起來像超大的鮮嫩雞腿,法國人只兩面抹些海鹽,撒些迷迭香,錫箔紙包一包,丟進烤箱,就烹飪出人間美味。阿諾開了一瓶紅酒跟一瓶白酒,一屋子同事,好不熱鬧。

美商公司營運不佳時,裁員是提振公司股價的萬靈妙丹。不過,我不太清楚法國企業文化。我閒聊地隨口問阿諾,如果他給裁員,他考不考慮轉行。

阿諾沒考慮就回答,「我是工程師,除了工程以外,我什麼都不懂。做其他的,怎麼養活自己。」

我笑了起來:對於其他的事,我也所知無多。

後來金融海嘯發生,公司真的開始縮編。法國人還是比美國人有人情味,自願離開的同事,公司發給一筆豐厚的離職金。

麥可第一個舉手,一點都沒讓他的老闆(也是我的老闆)法蘭克傷腦筋該請誰走。麥可高高興興,拿著一大筆錢離開,去法國南部種葡萄,釀葡萄酒,天天免費喝個爛醉去了。

我問法蘭克,麥可是不是有個種葡萄的父親?工程師哪裡會種葡萄?法蘭克說「才不是呢,麥可嚮往田園悠閒的生活,帶著女朋友,去追求自己種葡萄的夢想了。」

我常常會想起這兩個截然不同的同事,也想想自己該怎樣走下去。

阿諾繼續他的工程師生涯,也許是個保守的選擇:選擇熟悉的領域,就減少了三餐不繼的風險。

麥可選擇放棄他的工程師生涯,也許是個冒險的選擇:選擇追求夢想,是不是得先考慮自己有沒有那份能耐?

阿諾繼續他的工程師生涯,也許是個故步自封的選擇:保守的選擇豈不埋沒了自己所有的可能性?

麥可選擇放棄他的工程師生涯,也許正確:他把工程師抓不到臭蟲時的苦惱都忘掉,選擇擁抱生命、擁抱陽光。

也許,選擇什麼樣的工作都對。讓自己感覺快樂、幸福,才是最重要的選擇﹍

sam said...

Joel~~~你太強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