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April 20, 2012

傻瓜豆

這一陣子好像有迷失了一些,把心力放了很多在其他的事情上面,導致這個部落格也幾近荒廢,是該重新整理一下自己的重心了。

這個夏季要較為正式的嘗試一下豆科的栽培,試著把他當成主作物看看,這些年有不少團體開始推動台灣要種植自己的大豆,我相信這些不怕死的傻瓜也看到了一些未來吧。或許現在的市場條件讓這些雜糧作物的獲利並不豐厚,所以台灣的農夫都只想種植經濟作物或是葉菜類,但我還是覺得糧食最根本的還是要回到生存所需的作物。

當然,我也知道市面上的豆子超便宜的,但~~或許有一天我們不能再進口這些便宜的豆子,抑或是豆子未來將不再便宜。撇開這一切都不談,以往的農業耕作習慣也曾經耕作了許多的豆科,也是可以幫助少用一些外來的肥料,我相信豆科在農業上是有他重要的一面的。

今年重點放在大豆上面吧,其實還摸不清他的性子,加上北部的氣候條件與傳統上種植大豆作物的南台灣十分不同,我想很多東西還是要靠自己多摸索。幸運的是現在有許多先進已經有了不少經驗,或許~我可以不要臉的去問他們~~哈。決定把之前種過得大豆都認真的種植一遍,目前手頭上的品種有:
(1)台南一號:主婦聯盟裡面的朋友拜訪農友取得的,感恩......(叩首)
(2)花蓮一號:向大王菜鋪子購得,不過剩下的已經冰了一年,不知道發芽率如何
(3)高雄選十號:菜園老師對外購得,分得一小包,感恩再感恩.....(叩首)



朋友給我一些鷹嘴豆,這一種豆科作物大家都很陌生,栽培看看吧,了不起~~多被笑點~~ㄏㄏ。

鷹嘴豆似乎最大的危害是葉斑病相關的疾病,看來要多注意通風的問題,其他的就來觀察他的生長狀況摟。去年的綠豆其實收成我還可以接受,試看看能否讓收成量多一點,繼續來種一些吧。

前幾天一位栽培經驗深厚的朋友與我聊天中,提到我的言論中很多都有太多先入為主的觀察,似乎我已經把自然的最好這樣的觀念太先入為主。自己也想了一下這件事情,認真想想自己從事農耕這個行為的目的是啥?變成一個專業的有機農夫我想很多人都可以做的比我更好(沒辦法,我太愛瞎搞一些有的沒的),從這個角度看我自己似乎多賺點錢買他們的產品還比較有貢獻。那我這樣的非典型農到底著重的是啥?

我承認絕大多數的時候我都先考慮到環境才考慮到作物,因此也些地方我不想整地或是減少整地的次數,或許也是個怪行為吧,更不用說我那塊不想施肥的實驗區了。當然,現階段我不以這些作物的產量維生(不然我早就餓死了~~哈),如果我真的靠這些作物的產量維生,我可以忍受的程度有多少,這樣的耕作方式當具有更多經驗之後可以產生多大的收益,這一直是我感到興趣的(嗯~~決定一下除了農業收益外還要從別的地方產生多少收益~~哈)。

這~不容易,不容易的倒不是看到收成不好,而是環境中很自然的大家會把你當成奇怪的角色,我知道我不除草的話鄰近田區會覺得我的草籽會影響他們的畦面,所以我只能儘量在野草開花前終結掉他,但我知道別人看起來還是會不快樂的。

產量~~對我來說目前或許不在意,但面對熟識的朋友或是家人的質疑,有時候真的不該如何解釋,所以我養成一套練肖話的功力,反正~~無所謂啦。但或許我不該太常在團體裡面講述自己的種植想法,畢竟這是個勝敗論英雄的世界,而~~我目前對勝敗不太有榮譽感...(小學老師謎之音:這小子從小我就知道他沒救了)。

找個地方默默的做吧,就像我剛剛種下去這些豆子,也不知道結果會是怎樣,傻瓜一樣的豆子,當成靜靜躲在一旁的傻瓜豆自然的生長,應該~~很快樂吧,我想。

2 comments:

Anonymous said...

有時候覺得,人存在就是一種自私的個體,我們都要進食,我吃的每一顆穀物,每一株菜,都要侵佔另一個生物 (或很多生物) 生存的空間,我要趕走一些雜草,跟鳥兒搶食稻穀,收成的時候,可能把好幾隻蟲的"家"(菜) 整個帶回家~ 農夫的存在基本上就是反自然的。。。
所以或許我們可以反思,在收成作物的同時,是不是可以用更友善環境的方式來耕作,但農夫的本質畢竟還是要生產糧食來哺育人類,如果在大自然裡忙了半天 (再怎麼樣還是一種干擾的),卻只能得到一點點的產能,這樣,真的對環境比較好嗎?
這是我的小小想法。。。

sam said...

這我同意啦
只是我想去知道人類可以跟自然的連結到怎樣的程度
農人的存在是不是反自然我不知道
只是人類本就是自然的一部分
一定有一個可以接受的互動方式
當然世界上每一個生物都必須依賴在另外生物的生命消失上存活
但我們可以只取我們需要的而保留多一點給自然嗎?
這是我想去思考的
農業發展成這樣~~到底是『一定要』還是『可能有另外一條路』
我不知道~~